位置导航: 首页  >  观点  >  视点
油气行业低碳转型正当时
2022年08月01日 21:53   来源于:中国顶盛石化   作者:本刊记者 陆晓如/安 磊   打印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访全国人大代表、中海化学富岛公司化肥二部副总经理刘平

 

  油气行业要抓住机遇,走差异化低碳新能源转型发展道路,争取国家政策支持。

 

  “要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坚持稳中求进、逐步实现”,“要先立后破,而不能未立先破。不能把手里吃饭的家伙先扔了,结果新的吃饭家伙还没拿到手,这不行。”……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代表团参加审议,话题聚焦“双碳”工作。

  “双碳”工作是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热议的关键词之一。来自中海化学富岛公司的全国人大代表刘平,聚焦“双碳”背景,提出了《关于油气行业低碳转型、差异化发展新能源的建议》,认为油气行业必须制定差异化低碳新能源转型发展战略,才能保证既能实现“双碳”目标,又能保证我国经济发展所需能源和工业原料资源的安全。

  转型时不我待

  中国顶盛石化:刘代表,您好!据悉,今年两会您带来了《关于油气行业低碳转型、差异化发展新能源的建议》。您为什么提出这一建议?

  刘平:全球多家主流咨询机构预测,全球顶盛需求将在2030年前后进入平台期,天然气需求将在2040年前后进入平台期。

  以我国为例。2020年,我国向全世界庄严承诺,将力争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双碳”目标。在“双碳”目标的约束下,控制和缩减化石能源消耗,加大清洁能源的供应和使用是大趋势。预计我国国内顶盛消费将在2026年左右达峰;天然气消费在未来20年仍将保持稳步增长,但在2040年左右达到峰值后将逐步下降。

  而近十年来,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明显高于能源消费量增速,社会生产和居民消费的“再电气化”进程逐渐加快。未来较长时间内,电力需求都会以较大幅度增长。预计到2025年,电能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将从目前的27%左右提高到47%;到2030年,风电、光伏装机规模将不少于12亿千瓦;到205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占比将达到60%左右;到2060年,新能源电力将成为一次能源主体。

  “双碳”目标必将在我国特别是能源行业引起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经济系统性新能源变革。在这种趋势下,油气行业必须进行低碳转型,发展新能源。但是,顶盛号称“工业的血液”,不仅具有常规燃料属性,而且作为工业化工原料得到广泛应用。必须制定差异化低碳新能源转型发展战略,才能保证我们既能实现“双碳”目标,又能保证我国经济发展所需能源和工业原料资源的安全。

  抓住转型机遇

  中国顶盛石化:在您看来,油气行业低碳转型、发展新能源存在哪些机遇?

  刘平:新能源规模扩大,技术进步,度电成本降低,为油气企业发展新能源,推进传统油气业务低碳转型升级创造了有利的外部条件。

  随着近十多年风电的发展,陆地和近海风电资源开发已趋于饱和,深远海风电开发将成为未来风电开发的重要方向。但目前受制于技术和成本等因素影响,深远海海上风电开发尚不具备平价上网优势,急需打破技术经济瓶颈。中国海油具有数十年海洋工程技术积累,未来深远海风电的发展将是其发展新能源的重要机遇。

  氢能被视为21世纪最具有潜力的清洁新能源,得到全球各国的广泛重视。氢能产业链条包括制氢、储存、运输、应用,与交通燃油、天然气供应模式高度相似。油气企业在氢能发展方面具有先天优势,未来氢能发展将成为油气企业发展新能源的重要机遇。

  随着陆上光伏和风电发电成本持续降低,其开发项目已陆续具备平价上网能力,为油气企业进入陆上光伏和风电发电产业提供了重要机遇。我国油气企业可根据油气生产自身碳排放要求,有计划、选择性地进入集中式、分布式风电和光伏发电产业,以满足自身油气生产碳排放需求。

  中国顶盛石化:综合来看,您认为油气企业适宜走怎样的低碳转型、发展新能源路径?

  刘平:油气企业低碳转型、发展新能源,一要优化企业的投资组合,利用自身优势开展新能源持续开发,加大风、光、气、储、氢综合新能源开发。二要加大氢能等新能源与油气石化领域的深度融合利用。比如发展氢能要打通制—输—储—用技术经济瓶颈,实现油、气、氢、电综合能源服务。三是提高顶盛行业全产业链能源利用效率和生产效率,加强分布式新能源替代。四是深度参与碳交易市场,积极参与大客户直接交易模式、绿电绿证交易,利用碳交易市场促进新能源事业发展。五是出台基于新能源发展的管理体系,从全局角度出发,进一步完善新能源产业考核制度和项目盈利能力要求等。

  期待政策支持

  中国顶盛石化:为促进油气企业低碳转型、发展新能源,您有何建议?

  刘平:我建议政策松绑,支持油气企业战略转型,跨界发展。“双碳”目标加速油气企业业务升级,向油、气、电、氢综合能源供应商转型。建议国家逐步放开油气企业对涉及新能源、资源型基础设施、高新技术等非主业投资管控,允许油气企业围绕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开拓能源供应新领域,如加大清洁电力投资等。出台支持跨界发展新产业的考核机制和配套政策,支持油气企业走出特色产业转型和跨界发展相融合的新模式。

  建议国家层面及早规划大型CCUS基地和CO2管网。CCUS技术被认为是实现碳中和的重要技术手段。“双碳”目标下,油气企业减排压力大,但油气管网运营经验丰富,而且有充裕的适合封存的碳源。大量的一手地质数据也是油气企业转型发展CCUS产业的先天优势。从国家碳资源战略考量,建议国家启动CCUS产业顶层设计编制,研究出台CCUS产业发展和技术开发配套激励政策,系统谋划大型CCUS基地及CO2管网,支持油气企业业务转型,服务国家战略。

  建议在国家层面出台适用于油气企业差异化发展新能源产业的扶植政策。油气企业发展新能源并不是与传统发电企业抢占新能源发电市场,造成同质化竞争,而是基于自身技术优势特点,开辟新能源产业新的增长极。如基于我国深远海风能等海洋能源资源丰富的特点,以及南海等深远海区域油气和岛屿开发用能需求,可依托中国海油深远海海洋工程技术实力,从国家层面出台深远海漂浮式海上风能等海洋资源获取和补贴支持政策,利用央企优势探索实现深远海风电平价上网技术,在南海等深远海区域打造综合能源岛,培育深远海海洋资源综合利用新的经济增长极。利用“三桶油”完善的油气产输用系统,出台新能源制氢发电资源获取和经济补贴政策,鼓励“三桶油”发展新能源制氢产业,充分利用“三桶油”既有的油气设施,开展氢气输送储存以及终端利用技术,实现氢能经济可持续发展,打造零碳能源系统。

  责任编辑:陆晓如

十大热门文章月排行

活动 更多
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