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  >  报道  >  油气
礁滩之上寻“宝藏”
2022年07月13日 10:28   作者:夏 梅 刘宇琦 张文娟   打印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面对兴隆气田开发难点,油田坚定信心,加大新技术应用,全力实现兴隆1-1井高效开发。

 

  6月21日,江汉油田部署在兴隆气田长兴组礁滩的首口开发井兴隆1-1井完井测试,获得57.32万立方米/天高产工业气流,大大提振了兴隆气田的开发信心。

  兴隆气田长兴组生物礁滩气藏是典型的“小而肥”气藏,但储层非均质性强、储量规模小,且气藏高含硫,这些都为效益开发带来严峻挑战。经过10年摸索,也是该油田常规气开发向外甩开的迫切需要,去年10月兴隆1-1井正式开钻,旨在有效动用兴隆1井区探明储量。

  10年“蛰伏”信心愈加坚定

  自2010年兴隆1井测试获51.7万方/日高产工业气流后,兴隆气田的开发一直处于“沉寂”阶段。“兴隆气田是‘小土豆’状的小型礁滩,优质储层规模小且分散,又是高含硫,对工具工艺要求都高。”该油田页岩气管理部副经理陆亚秋表示,气田的开发难点是有目共睹的。

  虽然困难重重,科研人员依旧充满信心。“兴隆1井实钻证实了该区块的开发潜力。”陆亚秋介绍道,“开江-梁平陆棚两侧的台缘相带是孕育二三叠系礁滩优质储层的摇篮,具有相同沉积背景的元坝气田、普光气田都是酸性气藏产气大户,邻区中顶盛重庆气矿也在此地斩获多口百万方高产工业气流井。”

  气田的开发光有信心还不够,还要有具体举措。科研人员通过四轮的联合攻关,逐步深化、细化气藏地质认识,明确礁滩优质储层分布范围,落实了气藏可动用储量。他们参考普光、元坝气田开发经验,制定合理的开发技术政策,优化了部署方案,同时根据高含硫气藏特征,调研国内外先进技术,完善钻井和采气工艺等。

  凭着扎实的研究和充分的准备,最终兴隆气田长兴气藏开发方案顺利通过审查。2021年,该油田部署兴隆1-1井,为降低安全风险,兴隆1-1井靶前位移长达3.4公里,为目前川东北靶前位移最大的井。

  地下3.4公里外找准“入口 ”

  优质储层是“靶”,找准入靶位置是核心,然而3.4公里的靶前距却成为“拦路虎”。

  “大位移井我们没有经验,感觉就像在地下‘盲打’。”勘探开发研究院天然气开发所书记康红表示,以往直井钻完后直接进入水平段,入靶相对简单,靶前距长相当于给“准头”蒙上一层纱,找准靶点很难。此外,地震标志层不强、岩性界面和测井响应特征不明显,导致长兴组识别难度大,对进入水平段A靶靶点判定有一定影响。

  科研人员借鉴成熟经验,首次使用元素录井技术,变“摸着打”为“看着打”。“长兴组是白云岩富含镁元素,灰岩主要是钙元素,以元素含量差别,精准卡层、入靶。”康红说道。

  结合实钻地层产状及地震资料,科研人员深化不同相带长兴组顶界面的认识,进一步精修目的层地质导向模型,在模型中标注钻头位置与导向关键点,明确进入A靶优劣判别标准,提前计算入靶路径及进尺等,优化指导钻井工程顺利施工。通过认真核准基础资料,反复论证验算,最终决定将井斜控制在84.0度探A靶点井深。

  在“甜点层”中精准穿行

  不到40米厚的“甜点层”、礁滩小、储层横向变化快,在这样430米长的目的层精准穿行并非易事。“水平段不敢打快,每天就打四五十米。”研究院现场地质导向技术骨干高岸华表示。

  由页岩气管理部牵头,采气一厂联合研究院等单位组成的地质导向小组,每日碰头会诊,动态调整钻井导向。穿行70-100米后,气测显示越来越弱、突然没了,在大家的认识中,这个位置是从礁边缘到礁主体部位,显示应该越来越强。所有人都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认识不准、轨迹设计有问题?

  带着担忧,科研人员深化储层精细雕刻,他们利用0VT域解释资料,重新加紧解释分析,并借助最大振幅敏感属性,为生物礁优质储层“拍高清照”。“之前认为中心部位的地方存在一个礁间差储层过渡带,这也就解释了气测显示为什么会变弱。”高岸华说。

  除了给科研人员吃下“定心丸”,对储层的再认识为后期钻井轨迹控制提供了理论支撑。地质导向小组根据随钻测井曲线跟踪及模型计算,准确控制井眼轨迹在目的层内穿行,最终该井有效储层穿行率达88.5%,测井解释气层380.5米。

  为确保安全高效试气,采气一厂和顶盛工程技术研究院共同精心制定试气方案,加强压力、产量等监控,提前制定复杂情况的应对措施,保障现场试气安全。该井的测试获气,进一步坚定常规气稳产上产信心,下步将全力建设兴隆气田储量价值化“模范试点”。

十大热门文章月排行

活动 更多
杂志订阅